新闻资讯

耶鲁教授质疑所谓的“人有人言 兽有兽语”

耶鲁教授质疑所谓的“人有人言 兽有兽语”

语言学家安德森教授。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动物拥有完整而又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情绪、交流能力和精神生活”这一论断在承受了数世纪的嘲讽后,突然间从20世纪70年代起受到了追捧,人气剧增。

动物行为学家训练猿猴结合肢体语言和表意符号来提问,而声学家则发现鲸鱼和大象都能发出次声波与同伴交流,由此人们开始怀疑动物的话语远比人类了解得多。

最近,德国的研究人员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报告称:“ ‘里科’,一只牧羊犬,不仅能够根据名称分辨两百个物品,甚至还能从一堆熟悉物品中发现新事物,并记住它的名字。”


但耶鲁大学的语言学家安德森教授则声称任何这样的行为都不能算作语言。他对所谓的“人有人言,兽有兽语”持坚决的否定态度。

鸽子也可被教会,但那不是语言!

安德森承认里科是一只聪明的狗,但它所做的并没有超出我们已知的动物行为。特别的狗能够从人类那里得到暗示。比如说,用手指着一个物体,对猿,鹦鹉,即使是狼来说都毫无意义,但狗能够意识到手指着的远处某物正是人所指示的。安德森教授认为在人的刺激下,动物能够学会记住符号和声音,并且进行抽象的思考。比如把“香蕉”联系到一个和“弯曲”、“黄色”都无关系的按钮上。但这些能力和复杂的声音语言或肢体语言并不符合,只不过是些有限的词汇,就像交通灯或棒球教练的号令一样。


“黑猩猩在大量训练后能够学会200个左右的的符号”,安德森教授在采访中认为,“但他们几年后就忘得一干二净,而孩子们的词汇量是不断扩大的。”他还表示孩子们还可以意识到声音可以用于组词成句,但目前还看不出动物也能如此。


“你可以教会一只鸽子按下6至7个小按钮来获得谷子,但那不是语言!”


对于语言学家来说,语言不是单词的罗列,它还要通过语法架构——这是一种艺术,它给予几个单词的组合以完全不同的意思,比如“凶手认定玛丽是约翰的母亲”,“玛丽认定约翰的母亲是凶手”和“凶手玛丽被认定是约翰的母亲”。


安德森教授承认动物们之间的交流非常微妙。蜜蜂翩翩起舞指示蜜源的方向、距离,猴子和松鼠对天敌都有独特预警叫声。动物们甚至会通过声音戏弄彼此。但鸟儿们不能解释这个把戏,蜜蜂记不住去年的蜜源,猩猩不会问它们的人类语言老师为何它们会被人类抓起来。

  对安德森的反击

和猿类工作、生活了25年的埃米莉·休·萨维奇教授对安德森教授的观点极力反对。她在佐治亚大学研究的一些黑猩猩从出生时就被灌输语言,并且观摩他们的父母如何学习各种符号。其中,在指认事物方面最具天赋的猩猩“kanzi”,可以听懂“去拿微波炉里的番茄”,从而只取所指的番茄而忽视其他的。她还说猿猴甚至能表达出他们是快乐、痛苦还是疼痛,偶尔还会调皮地提醒饲养员几天前许诺的奖励。

和大猩猩可可一起工作生活了近30年的弗朗· 帕特森说大猩猩可可能像一个5岁儿童那样说出你注视的一些东西。它可以通过挑眉毛来表示疑问,用画符号表示赞同以及使用其他如安德森教授所说的“合乎文法”的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对动物们的语言天分加以质疑的语言学家们被指责为肆意提高语言定义的门槛以使动物们永远也无法企及。“他们将一直否认动物会说话”,萨维奇教授说,“因为这在他们的世界观里是无法接受的。”


对此,安德森教授回应到:“甚至蟑螂,如果它真的具备语言潜能,我也不想去否定,但我确实不认为除了人类之外还有什么动物具有语言的潜力。”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