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国家明令禁止 谁还在导演大学生从事违规直销

虽然国家早就明令不允许雇佣全日制在校生从事直销活动,但目前在全国各地的许多高校里却活跃着人数众多的学生直销队伍。他们定期在校园里举行产品知识、销售技巧和成功经验的培训,有的学生直销队一个月的销售额竟高达7万元。

今年6月,上海市一所高校的大二女生杜鹃出现了精神分裂症症状,校方连夜送她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医院观察治疗。据了解,此前的半年多,杜鹃一直在推销安利产品,并且为了积累货物欠下一笔债款,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款额数目不菲,这也因此成了杜鹃致病的原因之一。

时下,在全国各地的许多高校里都活跃着人数众多的学生直销队伍,他们推销安利、玫琳凯等转型公司生产的产品,定期在校园里举行产品知识、销售技巧和成功经验的培训,有的学生直销队一个月的销售额竟高达7万元。杜鹃只是众多学生直销员中的一个。

2002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原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和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颁布了《关于<关于外商投资传销企业转变销售方式有关问题的通知>执行中有关问题的规定》,其中的第六条明确规定:转型企业不得雇佣国家公务员、现役军人、全日制在校学生以及法律法规规定不得兼职经商的其他人员从事推销活动。

不仅国家明令禁止在校大学生从事直销工作,各大转型公司也都有这方面的规定。安利公司就明确规定,全日制在校学生不得从事公司的推销工作。在这种情况下,究竟是谁在导演这场大规模的违规学生直销呢?

【导演之一】

教育制度存在缺陷

学生缺少实习通道

目前的教育制度中缺少了一条大学生实习通道。许多大学生迫切希望积累社会实践经验,了解创业知识。尽管明知在校期间从事直销工作是违规的,但仍有许多人对此趋之若鹜。

虽然不少大学也有相应的“大学生就业辅导中心”等机构,但这些机构的主要职责是指导大批大四学生就业,对一些大二、大三学生的实习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家教中心”和“勤工助学办公室”等是学校提供给大二、大三学生的仅有的实习通道,但是做家教只能赚取零花钱,所谓的“勤工助学”也只是在学校食堂打扫卫生等简单的体力劳动,并不能使大学生们真正地学以致用。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大学生自己开始寻找实习机会。而直销工作提供给他们的正是一个实习和锻炼的平台。尽管这当中隐藏着更多的危险与欺诈。

记者曾亲身参与过一支大学生直销队伍的活动,他们自己组织培训,从制定培训课程表、寻找培训场地到联系参加培训的人和讲解培训内容,整个过程都由这些大学生一手策划。由于缺少资金和人际关系,这支销售队伍请不到培训讲师,许多学生直销员就自己充当培训讲师,先到公司参加培训,再把公司培训的内容“复制”给自己队伍的成员。

【导演之二】

只顾追求更多利益

推销人员违规操作

转型公司雇佣的推销人员,为了组建自己销售团队、追求更多的利益而利用大学生希望积累社会实践经验的急切心理,违规操作,鼓励大学生推销产品。

安利公司的每位推销员都持有一张营业代表卡,这张卡其实就是一张“工作证”,大学生根本没有取得这张卡的资格。而营业代表李强却在明知对方是大学生的情况下,把一张以一对夫妻的名义办的营业代表卡交给对方,鼓励他从事安利直销工作。除此之外,李强还指导这名大学生在校园内组建了一支二三十人的学生直销队伍,并为这支队伍提供各种培训机会,很多培训课程都是在上课期间进行的,李强凭借自己的口才,刺激鼓励这些大学生逃课参加培训。不仅如此,为了使自己早日晋升高级营业经理,他还给这支违规的学生直销队伍下达了月销售指标。“只有提高销售量,才能拿到更多的奖金。”李强对记者说。

据记者调查,几乎所有转型公司的推销员都积极拉拢大学生参加直销工作,他们认为大学生素质高,一旦发展起来就能为他们带来可观的利益。

大学生直销隐患重重

荒废学业是最大的隐患。旷课逃学对一个大学生直销员来说是家常便饭。一名大三女生就为了从事直销工作而中途退学。一位大学教授对此痛心疾首,他说:“现在许多大学校园内都有学生在从事直销工作,因此而荒废学业也是一个普遍现象,长此下去,后果非常可怕。”

债务压力难以承受。大部分在校大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家长给的,而大部分家长不同意子女在上学期间从事直销工作,在没有任何积蓄的情况下,大学生们就只能靠“借”来筹集资金。

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广泛的社会关系是从事直销工作的必要条件,而大学生的社会关系相对单纯,为扩大销售面,他们只能向陌生人推销产品。“我们还到**场所推销过产品。”一位女大学生说。这些大学生的前途不但有可能因此而毁于一旦,甚至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

利益得不到保障。一些直销人员利用大学生急切的创业心理,以积累社会经验为名暗中将大学生拉入直销队伍,给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带来许多困扰,同时也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有关人士指出,作为国家批准的转型企业,更应该在规范企业雇佣的推销人员依法从事直销工作方面做出相应的努力。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