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拷问教育公正——北大招博事件再追究

  事件回放

  笔试:成绩位列第一

  2004313日,河海大学教师甘德怀参加了北京大学法律博士生入学考试。他报考的是法理学专业法社会学方向,导师是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48 日,北大研究生院在网上公布了笔试成绩,甘德怀的笔试成绩在全国67个法理学考生中名列第一,专业课法理学的单科成绩也是第一。考生中只有他一个成绩全部过线。

  复试:程序让他疑惑

  按照惯例,学校会在笔试成绩公布后通知笔试过关的考生参加复试。可一星期过去了,甘德怀还是没等到复试通知。415日,不放心的甘德怀打电话到北大法学院研究生办公室询问,对方告知他复试安排在419日。

  419日,甘德怀匆忙赶到北京。面试考官由3位博导组成。可甘德怀作为第一个面试的考生,开始回答问题时,却只见到两位考官,另一位考官直到20分钟后才露面。

  落榜:发文提出质疑

  后来朱苏力录取的三名博士生中一名艾佳慧、一名何远琼,一名龚文东,艾与何英语成绩未过线,龚文东未参加考试。甘由此质疑此次博士招生的公正性,并于79日,将一篇题为《我的北大考博经历》的文章贴到了以学术打假著称的***网站上。

  校方: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回应

  《我的北大考博经历》上网后,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教授向***投去一篇《关于甘怀德同学面试情况的说明》(朱教授将甘德怀误为甘怀德”),就甘德怀的质疑进行了回应。

  博导看板

  钱理群教授(北大教授、博导)

  刚从加拿大度假回来的钱理群教授在加拿大时就已听说了这件事。

  他说:教育腐败、学术腐败是事实,其实有比这更严重的。拿这件事类比高考,可能有所不同。高考测试的是基础教育,一纸试卷会造成特殊才华青年的落榜,但也只能如此,只有守住这条分数纸才能守住相对公正。而考博是一种学术前途测试,一般考博的人还有过一些工作经验,这就不可能单从一张试卷来判定一个人了。所以,作为博士生导师会特别看重面试这一关,面试确实可以看出素质。过去我也碰到过类似的事情,有的考生笔试非常好,但一面试就看出发展前途不是很有希望,只是会死记硬背,今后会很困难;而有的学生创造力和灵气都不错,就是笔试成绩一般,而且恰恰经常是那些较为优秀的学术会在外语分数线上栽那么几分。我的做法一般是:把笔试好的学生,尤其是第一名的学生,和我觉得有发展潜质的学生都招进来。因为在中国现在的状况下,给导师的权力完全放开的话确实会导致腐败。记得曾经有一次,一个笔试第一名的我们没有取他,因为觉得实在不行。但这事经过全体招生老师反复研究讨论,再和本人交流谈心,才做出不录取决定的。朱苏力这件事我不了解实情。但听说连复试都不通知人家,那是不行的,当然不合程序。不过我认识朱苏力,对他的印象还好。

  旁白:如果仅是招博中对甘德怀面试是否满意,那大家都应该闭嘴,但事涉程序公正,所以激起许多人的气愤。钱教授也明知目前教育体制弊端,所以取中庸之道,实在不行,也反复讨论,总之,严守程序之外还可以看出教书育人者的善意与苦心,而朱甘事件中不仅看不出一丝善意,且无苦心可言,连对破格招收的三名学生也不曾在程序上用过一点心。

[1] [2] 下一页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