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甘德门”事件与博客势力

  论战者的角色更加丰富,从单纯的评论员逐渐成为集传播者、记者、评论员为一身的复合角色。

  如果甘德怀考博事件发生在10年以前,甘所能做的只能向传统的媒体投诉。甘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寄托于类似鲍勃·伍德沃德(《华盛顿邮报》记者,他的报道导致了水门事件)这样的人物来帮助他还原**。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这一切都变了!

  甘VS朱:网上论战

  79日,甘德怀的《我的北大考博经历》在新语丝网站登出,甘与朱的恩恩怨怨在网上引起激烈谈论,以北大一塌糊涂”BBS、博客中国、天涯论坛、西祠胡同等网站为甚。

  716日,甘德怀报考的老师、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教授也在新语丝发表《关于甘怀德同学面试情况的说明》一文,力图澄清甘的诸多指责,但效果却是越描越黑。

  718日,新语丝创办者方舟子发表题为《北大法学院的诚信危机》一文,使得考博事件论战迅速升级。朱的多位学生以真名实姓为朱苏力辩护;而以方舟子为代表的网络博客们,则对考博事件进行了庖丁解牛般的分析、论证和评论。

  727日北大一塌糊涂”BBS的一条帖子透露:朱苏力今年其实录取了三名博士生,分别是龚文东、艾佳慧和何远琼。而龚文东是法学院副院长。

  这条消息让考博事件峰回路转,朱苏力不再说任何话,拥朱派彻底偃旗息鼓。讨伐派继续发表各自观点,截至88日,Google关于甘德怀关键字搜索有16,800条!

  网上话语权的审判力

  虽然,考博事件事件本身至今没有结局。但是,甘与朱在网络上的论战却让各位网民有了自己的见解!网络真实地还原了事件的来龙去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真理越辩越清晰。在博客中国(Blogchina.com)上一位网友这样留言。

  2003年,网络话语权已经小试锋芒。沈阳刘涌案在网友追问下,终于得以公正地了结,向人们展示了互联网新媒体的力量。互联网让更多的公众拥有了话语权,公众通过网络了解事件,通过BBS、网站留言发表自己的看法,对事件进行评论。

  此时的互联网话语权,可以说是一种民意的体现!打破了传统媒体向公众灌输信息的单项模式,公众可以通过互联网发表自己的看法。而这些看法聚集起了就是民意的体现,网民的民意成为网络话语权的核心。网络评论家方兴东说。

  显然,民意是比较主观的判断,缺乏深入的分析,而且互联网传播信息的可靠性缺乏有效的核实。同时,在网络上发表评论大都是匿名的,这导致了网络话语权,缺少足够的可信度和力度。黑龙江宝马车案互联网民意的偏差,正触及网络话语权的软肋。专家论战,大家旁观,养成习惯,奸人胆寒。搜狐网评论家赵牧,如此看待以前网络话语权的形成。不过,现在事情正逐渐发生变化,除了就事论事的评论外,网络促使有更直接关系的人选择网络渠道,发布重要的信息。网络的话语权在变化。

  网络话语权2.0版

  甘德怀考博事件的网络讨论,有更多的博客成分,是网络话语权的升级版。博客中国的创始人方兴东说。

  本次参与新语丝、博客中国考博事件的论战者都带有博客的色彩,首先,这些观点的发表者,都几乎是实名的。即使使用网名,公众也知道这个人是谁。其次,在新语丝、博客中国上发表的文章都能够保证质量,不会有BBS上经常出现的谩骂与攻击,而是更多理性的分析,摆事实,讲道理,旁征博引,引经据典,篇篇文章都很精彩。

  博客形式的文章,与容易受诱导的民意表述有明显的区别。博客们更多用头脑说话,从各个角度把事情看清楚,分析清楚。方兴东说。因为是实名的,所以在新语丝和博客中国上发表的文章,所论证的基础信息是可信的,凭空杜撰基本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文章更让网民相信,更能让网民清楚事件的**是什么,什么是自己赞成的观点。

  网络话语权因为信息的真实而坚固,网络话语权因为敏锐的分析、一针见血的论证而更有力量。此前并不可完全信任的网络话语权在博客的旗帜下,成为有巨大影响力的舆论力量,成为可以和传统媒体类似,影响社会的话语权力量。

  同时,从考博事件的网上论战也表现出,论战者的角色更加丰富,从单纯的评论员逐渐成为集传播者、记者、评论员为一身的复合角色。传统的媒体模式,被彻底颠覆。甘德怀考博事件中的众多信息,都是由论战者透露的。论战者既提供信息,也分析信息,评论信息,最后也反馈信息,接受信息。网络成为信息传播的核心,在网络上的任何一个个体,都成为立体信息综合者。传统的媒介形式被彻底颠覆。

  方兴东等一些互联网专家预计,未来博客将成为网络话语权的核心力量。博客可以更真实、更积极地分析、判断问题。未来,可能任何一个人在网络上都有可识别的第二身份,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意见。BBS是一个大广场,谁都可以说话。博客是一个开放的个人空间。如果说,BBS是网络话语权的1.0版的话,则博客则是网络话语权的2.0版。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