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自由不能承载的权力

  在教授、博导的任免体系没有根本改变之前,把录取博士的自由裁量权交到博导手中,如同银行不要任何担保就到处放贷,最后结果的好坏只有完全寄托在当事者微弱的良知上。

  朱甘事件争执的焦点是博导在录取考生上是否应该有更大的决定权,挺朱一派认为应该是有的,理由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博导都是如此——招不招谁,由博导说了算。前几天北大校长许智宏出来讲话,称北大准备在硕士和博士的研究生考试中逐步取消笔试。

  看来北大校长是属于挺朱一派的,这也说明朱甘事件不是个案,它反映的是扩大博导招生权力潮流中的冰山一角。

  但这些主张增加博导权力的人忘记了一个大前提:即对博导权力的制约。在美国,博导的自主招生权力是受到了很多制约的。美国的大学以私立为主,教授是聘用制,学术搞不好就要下课,学校办不好就要关门,学校机制和市场机制都制约了教授自由的权力是跟着学校的利益来转动。而中国的教授是国家干部,或者说是拥有一定级别的学术官员,在学校里当系主任和在政府里当局长没有本质的不一样。

  中国大学里的教师只需要在学校里厮混上一些年头,总是会成为教授的,而且一旦上去就不下来。在大学里呆过的人都知道学校里有多少的教授、博导是滥竽充数、不学无术的庸人。所有在党政机关里可能出现的腐败,在大学校园里同样可以一滴不漏地再现,而且由于大学自成一体的封闭环境,权力淤积的污泥可能更加恶臭。

  在教授、博导的任免体系没有根本改变之前,把录取博士的自由裁量权交到博导手中,如同银行不要任何担保就到处放贷,最后结果的好坏只有完全寄托在当事者微弱的良知上。

  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既不能够自动生成一个优秀人才的选拔机制,同时也把博导们置于利益交汇的风口浪尖。目前考博还是有利可图的寻租场所,教授们在这块领域里获得的权力越多,他们走向灰色空间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是人性使然,是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规律使然,政府官员走不出这个怪圈,大学里的教授、博导也会深陷权力掩盖下的泥潭。自由和权力都不是绝对甘甜的浆果,它更可能成为滋生毒瘤的温床。

  在朱甘事件中,如果北大法学院的考博规则清晰明确,相信朱苏力教授也不至于置名教授的尊严、声誉于不顾,公然违规操作。正是概念模糊的所谓博导自主招生权,让朱教授尝试挑战权力的边界,从而触动天下学子的共怒。

  任何灰暗的东西,都只能在阴影下生存。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它就必须遵守公平、正义的规则。正是这样的原因,将一个不受约束的自由招生权交给博导们,博导们获得的可能不是福音书,拿到的更可能是一块烧烫了的烙铁。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