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谁是中国博士招生制度的“炮灰”

  初试第一、复试却被刷的甘德怀,认为自己是弱者,因为在博导面前,他的梦想破灭;而甘德怀报考的导师朱苏力,同样认为自己是弱者,原因是无论事情如何发展,无论他平时如何潜心科研,他都已经陷入了一场口水仗,成了众矢之的。甘德怀是河海大学法律系讲师,今年报考了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教授的博士。初试第一、复试却被淘汰;未及时得到复试通知;最终被录取的考生艾佳慧初试成绩并未过北大研究生院划定的复试线……79日,甘德怀将一篇题为我的北大考博经历的文章贴到了以学术打假著称的***网站上,引发轩然**。

  和大部分网友一样,在采访甘德怀之前,我们都认为阿甘同学是弱势的,一个考生,初试很理想,最终却功亏一篑,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不公正的考试程序和导师的偏向,而在朱苏力教授不欢迎甘德怀明年继续报考的表态作出后,他的北大博士梦很可能此生无望,伤心、义愤似乎难免,这是人之常情。

  出乎我们预料的是,朱苏力教授似乎比阿甘更冤,似乎比阿甘更为弱势,艾佳慧并不是我的研究生,她是北大的法律硕士,而不是法学硕士,平常和我根本不熟。在回答了我的种种提问后,他语重心长地说,在这件事情上,我反而是最弱势的。甘德怀可以在网上发各种帖子,那些根本不了解我朱苏力的网友们,都认为有问题的就是导师,而不是学生。

  争论至今仍无法平息,因为很多疑点仍未明了——阿甘同学为何没有及时收到复试通知?第三名复试考生何远琼未报考法社会学方向、为何能参加该方向的复试?复试老师之一强世功为何迟到?……然而这些,似乎都已偏离了这场争论的中心,有细枝末节之嫌,阿甘事件之所以会引起如此反应,我认为,还在于中国目前的博士生招考制度的固有矛盾和高校整体的诚信危机,而朱苏力很可能是其中的炮灰

  中国的博士生招考采取的是初试70%、复试30%”的形式,在朱苏力和不少博导眼中,乃是无奈之举。为了避免很多人情关系,中国必须加入初试成绩的比重,而博士生科研能力的重要性却决定了30%复试成绩的存在,也在客观上决定了博导在录取中的权力。而从这场争论中的网友评论看来,类似初试好、复试差的情况一旦出现,人们下意识地都倾向于考生一边,把矛头指向导师。

  为什么一定是导师的问题,就不是学生的问题﹖朱苏力说。国内的不少学生考博的动机不纯,并不是为了科研学术而读博士,导师需要的是真正有心学术的学生,而不是考试成绩好却没有科研能力和热情的学生。

  导师不可能没有问题,但这不能证明,朱苏力就一定有问题。但是,从事实情况看,无论事实到底如何,在此事件上,多数人并不认为是阿甘出了问题,大家也不太关心阿甘究竟有没有科研能力、在复试时的回答究竟是否理想。我想,这不仅在于此事件本身的漏洞,还包括网友们对导师公正性的缺乏信任。可以相信,无论此人是朱苏力还是李苏力,一样会成为靶子。

  换种角度看,诚信危机并不仅仅是北大法学院目前遭遇的问题,已是整个中国高校遭遇的困境。对于朱苏力个人来说,一个人直面这场诚信危机,无疑有点力不从心了。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