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亲子鉴定公司“定错”百对父子

 马尔伦公司的假基因测试图

  生意太好忙不过来,伪造结果蒙骗客户

  据英国天空新闻网9月25日报道,英国一家亲子鉴定公司老板出具假的亲子鉴定导致了至少118对父子关系的紊乱。日前,当地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这名老板被以偷窃、弄虚作假欺骗消费者以及违归操作等罪名起诉,若罪名成立,他将面临3年的牢狱生活。

  据悉,这名亲子鉴定公司的老板名叫西蒙·马尔伦,现年39岁。在英国,亲子鉴定必须获得孩子母亲的同意,否则将被视为非法。但在马尔伦的公司却不需要任何

  手续,所以他的生意一直非常兴隆,甚至红遍英国,许多对自己孩子来路有疑问的父亲宁愿一次花上660英镑的高价到这里做亲子鉴定。但是后来有人偶然发现,马尔伦公司的鉴定存在很大问题———有些被鉴定为父子关系的其实不是父子,而鉴定为非父子关系的却是真正的父子。因此,受害者联名将马尔伦告上了当地法庭。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很多客户是通过因特网把样本邮寄给马尔伦的公司,然后再由公司将结果通过邮件的形式寄给客户。一开始,马尔伦的公司还是认真负责地将他们客户的标样送到美国或加拿大的权威机构去鉴定,但后来由于生意越来越好,公司来不及处理那么多客户的标样。于是,马尔伦想出了一个“绝招”———自己伪造亲子鉴定结果给客户。马尔伦甚至张狂地告诉他的客户说:“这个鉴定是成为孩子父亲的一个大好机会。”目前,至少有118对父子由于马尔伦公司的鉴定而导致父子关系紊乱。

亲子鉴定:鉴定亲情还是鉴定爱情

  走进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的人,心情一定是很复杂、很矛盾的。随着dna亲子鉴定技术逐渐被普通百姓认识,汕头要求做亲子鉴定的人数也在逐年增加,有的时候竟出现“爆棚”现象。记者近日在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采访时,该中心DNA鉴定室主任胡盛平博士认为:“DNA鉴定在医学上只是一种基因检测技术,可以运用到司法、医疗等诸多领域,亲子鉴定仅仅是其中的一个领域,它能做到的也只是证明当事人之间的血缘关系。现在DNA技术被广泛地应用到亲子鉴定领域后,它所涉及的爱情、婚姻、家庭等诸多方面的社会问题,就成了百姓关注的热点了。”

  亲子鉴定既鉴定了孩子的归属又鉴定了爱情的去留

  在采访亲子鉴定前,记者做前期调查时提出了一个问题:现在的亲子鉴定是鉴定孩子还是鉴定爱情?参与记者调查的人中,80%认为亲子鉴定是一把双刃剑,在鉴定孩子的同时也成了爱情杀手,为此记者到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寻求答案。胡盛平博士介绍说:“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在承接的众多‘鉴定’中,亲子鉴定占到了55%,成为鉴定中的主力军。其中:父亲单独带孩子做亲子鉴定的占65%,少于国内其他城市90%的比例,但通过鉴定排除亲子关系的占25%,就是说在鉴定的100人中有25人与父亲没有血缘关系,大大超过国内其他城市10%至15%的比例。”胡盛平博士告诉记者:选择做亲子鉴定的人,他们在到鉴定中心做鉴定之前双方的猜测和不信任就已经达到了相当的程度,亲子鉴定的结果只是使矛盾明朗化而已,做亲子鉴定只是想要一个最后的结果,来决定他们今后的生活方向:孩子的归属,爱情的去留。

  尽管一些家庭的解体不是由“亲子鉴定”一手造成的,但亲子鉴定却成为其结束婚姻的“导火索”。凡是看过海岩小说《玉观音》的人一定对小说中关于亲子鉴定的内容记忆犹新:张铁军看着出生不久的儿子,心里越来越被一个念头所折磨———这孩子怎么不像自己?他瞒着妻子安心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是爆炸性的,儿子果然不是自己的!张铁军愤怒地把孩子甩给安心说:“我有这孩子基因测试的证明!基因能把你们这种人的隐私、丑事全都抖擞出来!”而今天走进汕大司法鉴定中心的人,大多数都重复着张铁军、安心类似的经历和结局。在怀疑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男性中,有相当多数的是因为孩子长得不像自己,从而怀疑妻子。而亲子鉴定的结果也为孩子的归属、双方的爱情同时作出判决:孩子不是自己的,像张铁军一样把孩子扔给妻子,并与妻子一刀两断。就是证明孩子是自己的,但由于不信任引发的鉴定也将深深地伤害彼此的感情,并伴随终生。

  “亲子鉴定热”能制约婚外恋、包二奶现象的发生吗

  在采访中,也有一些人对亲子鉴定寄予厚望,认为目前社会中婚姻状况的不稳定因素越来越复杂,婚外性行为的增加和非婚生子情况的频繁出现,此时的“亲子鉴定热”,可能会在一定的程度上起到制约人们更严肃认真地对待家庭和婚姻的作用。

  为此记者在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采访时,详细了解了做亲子鉴定的程序,亲子鉴定是否在其准确的鉴定结果后面,还肩负着稳定家庭的重任。据胡盛平博士介绍:鉴定中心对前来做亲子鉴定者的身份和原因一般不予调查,并尊重其隐私。但鉴定中心为了确保鉴定结果的准确性,工作人员会对每一位鉴定者采血取样后拍照留底,以使采取的血样和鉴定者相吻合,每道程序都有严格的操作规程:提取血样、鉴定过程、出具报告都要两人以上同时在场,一般第二天就可以拿到结果。

  在国外一直与“亲子鉴定”打交道的胡盛平博士对目前国内出现的“亲子鉴定热”,觉得很正常。她说:“亲子鉴定逐年增加是社会和市场的需求,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会进步的标志。但亲子鉴定只是一种科学的鉴定方法,无法制约婚外恋、包二奶现象的发生。情感有时是没有理智的,法律都难以制约的情感问题,DNA难道能超越法律吗?美国很早就将DNA基因技术应用到亲子鉴定中了,但美国的婚外性行为并没有因dna鉴定而减少。一种科学技术手段到底能承载多少社会责任,这些只能留给社会学家来进一步探讨。”

  新闻链接之一胡盛平博士是1989年获世界卫生组织奖学金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进修学习分子遗传学,后攻读博士学位。1999年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继续从事医学分子生物学/遗传学研究。

  新闻链接之二

  通过人类遗传基因分析来判断父母与子女是否亲生关系,称之为亲子鉴定。鉴定费用一般每人约1000元。在所有亲子鉴定案例中,丈夫怀疑妻子不忠,悄悄来做鉴定的比例越来越高。据北京朝阳医院刘敬忠介绍,90%以上的案例起因是男方怀疑孩子不是亲生的,其实从鉴定的结果看,绝大部分都是亲生骨肉。来自上海血液中心的鉴定结果是,非亲生孩子的不超过20%,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处DNA遗传室鉴定结果中,非亲生比例大约是10%。

  在美国,亲子鉴定很少被用来检验配偶的忠诚度,它一般会出现在两个场合:一是用于法庭,来判定财产继承或者争取孩子抚养费用。根据美国的资料,目前美国大约有2/3的州,法官允许DNA亲子鉴定作为证据来判决小孩子的抚养费。鉴定孩子的目的是检验老婆的忠实与否,这是中国特色的贞节观,与西方亲子鉴定的目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亲子鉴定热”折射家庭信任危机

  新闻提示

  日前,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妇研所正式获得省司法厅授权,成为广东省惟一获得法医物证的亲子鉴定医院。随着医院亲子鉴定首次向社会开放,做亲子鉴定的人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他们当中有的是二奶给非婚生子女争取财产继承权的,有的则是怀疑妻子“红杏出墙”的。据了解,妇研所如今每天接听的咨询电话多达40个,仅今年以来,该院就做了60多例亲子鉴定,是过去3年总数的3倍。而对于亲子鉴定,社会褒贬不一,医学专家认为其有助于净化社会风气,而社会学专家却认为,虽然亲子鉴定能让人活得“明明白白”,但也折射出了家庭信任危机。

  婚前与多人发生关系 偷夫血为孩子鉴定爹

  小梅今年24岁,肚子里的孩子已有6个月了。一天,丈夫一边摸着她的大肚子,一边开玩笑似地说,肚子里的小家伙是不是他的,此话一下子触动了她的心。“我很爱我丈夫,而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说实话我也搞不清。”小梅透露,结婚前,她曾跟几个男的谈过恋爱,也都发生过关系,从日期上推断,她真搞不清楚孩子是谁的,万一孩子生出来不像丈夫怎么办?于是她想到了亲子鉴定,可又不好跟丈夫明说。于是她想出了一招,一天丈夫下班回来,她以为丈夫体检为名,拖着丈夫去抽血,她便偷偷从医生那里拿了些丈夫的血液,就到医院做了亲子鉴定。直到鉴定结果确认跟丈夫的血液相吻合后,小梅才破涕为笑。

  带儿鉴定发现非亲生 原来老伴年轻时不忠

  吴老汉是湛江市的一位农民,一直和老伴关系很好,孩子已上初中。据介绍,小孩自出生以来,就跟他长得不像,虽然村里邻居平时在玩笑中也有微言,他也只是当玩笑不予理会。不久前,他和一邻居发生口角,邻居竟称孩子不是他亲生的,当时妻子的神情显得很怪。于是他以到广州走访亲戚为由走进了亲子鉴定中心的大门。据医生介绍,当吴老汉拿到鉴定结果时,竟当着医生的面伤心地哭了起来。经过医生一番热心开导,吴老汉才道出实情:虽然儿子不是我亲生,但是已生活了十多年,跟孩子的感情很深,只希望这个秘密永远不被儿子知道。

  疑医院“调包”换孩子 夫妻亲子鉴定解心结

  日前,荔湾区一对夫妇抱来一岁的女儿提出要做亲子鉴定。去年5月,孩子在广州市某医院出生后,孩子便被抱往了育婴室,当时他问从产房里出来的一位护士,护士说是个男孩子,可当医生抱着孩子给老婆喂奶时,却是个女孩,他再三追问下,医生说他的孩子就是个女孩,虽然夫妇俩疑心重重,医院里有名字为证,他们也就没有多想,可最近一段时间,他了解到新生儿在医院里被“调包”的事情时有发生,“那段时间里,心里总觉得躺在身边的孩子不是亲生,就像是个心结常折磨着他们,于是他们就想到了做亲子鉴定。而当鉴定结果出来,DNA显示孩子与他们夫妇俩的基因相似达到了99.9999%,完全相符。

  老板死亡留孤儿寡母 二奶儿婚生子对分财

  日前,两个女人分别带着一个小孩走进妇研所,孩子分别为14岁和2岁。医生从她们之间的交谈中得知,她们分别为某个香港老板的老婆和情人。不久前,香港老板因车祸意外死亡,留下了一大笔遗产,情人则以孩子为该老板亲生为由,要与婚生子一样继承财产,于是她就找到老板的老婆。老板老婆咨询了律师之后,认为只要确认为丈夫所生,同样享有财产继承权。于是双方协商决定做亲子鉴定,只要亲子鉴定确认两个小孩的DNA相同,老板老婆就同意分出部分财产给情人的小孩。“原先我们以为假如结果相同之后,两个女人之间免不了要在医院大吵一阵,可当她们拿到结果时,却像亲姐妹一样离开了医院。”妇研所黎主任说。

  半年鉴定60多例

  据介绍,自该医院的亲子鉴定正式对外公开后,每天接到咨询电话就达40个之多,平均每天鉴定3例。自去年至今,该院共接诊亲子鉴定有80多例,其中今年占了60多例,是去年的3倍多。从鉴定者的初衷来看,八成是丈夫怀疑妻子不贞,单方要求做鉴定的。而从鉴定的结果来看,70%以上都确认为亲生。

  目前,医院做一个家庭父母子三人的亲子鉴定费用为3300元,只需抽取三方的血液,经过DNA检测,一个星期内便可得出结果,跟以往的血清学方法相比,准确率高达99.9999%,由于精确度极高,备受亲子鉴定者的追捧。

  由于目前社会中婚姻关系的脆弱、婚外性行为的增加和非婚生子女情况的频繁出现,造成了亲子鉴定备受关注。在这些亲子鉴定中,有约三分之一的委托人的主要目的是验定血缘关系后,向“情夫”进行索赔。

  折射出信任危机

  对于亲子鉴定的火爆,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一位教授认为,虽然“亲子鉴定热”从社会学角度讲是反映家庭关系不稳定的“负指标”,但亲子鉴定却会在事实上化解夫妻双方多年的猜疑,从某个角度上讲,也起到了稳定婚姻关系的作用。

  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妇研所的孙主任说,有人认为做亲子鉴定会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但如不进行鉴定,会使夫妇之间的猜疑越来越深,婚姻危机日益增加。因此,作为一种危机解决机制,亲子鉴定是有益处的。作为妇女对亲子鉴定也要有个正确认识的问题,既然家庭信任已经不存在,将事情搞清楚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因而亲子鉴定技术的发展有助于净化社会风气,提高亲情信任度,有利于社会稳定。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