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方舟子谈网络话语权与“甘德怀事件”

  外滩:甘德怀事件,网络所起的作用?特别是***网站如何对甘事件进行深入的客观、全面的追踪评论?

  方:如果没有网络,也就没有甘德怀事件,从最初的反映、交锋、***的透露、内幕的被揭发都是在网络上进行的,在网络上针对此事发表的评论的数量和质量,也是纸媒所无法比拟的。***基本上只是提供了一个供发表评论的平台作用,文章都是作者投来或读者转寄的。现已持续一个月,刊登了评论此事的文章三百多篇,被称之为有关该事件的官方网站。虽然我本人的立场很明确,对朱苏力的批评不遗余力,但是对支持朱苏力的文章,只要言之有物(不一定就言之有理),投来了我也会登出,让大家听听另一面的声音。对涉及的关键内幕,在公布之前我会尽量做一下查证,有的是通过网络就可核实的(例如艾佳慧是朱指导的硕士生),有的则需要通过网下核实(如龚文东副院长被录取),有的一时无法核实,则只好不公布出来了(例如何远琼是否是朱院长的同学的学生)。

  外滩:甘事件大量***,也进入了事件的讨论?并丰富了事件本身,是否认为网络传播比传统的媒体传播更立体?信息源与受众是交织的?事件中的主角和配角,都在网络上表演自己的故事?

  方:网络做为一种新型媒体,有许多传统媒体难以企及的优点,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没有地域限制、交互性强、有最充分的言论自由、容易检索资料等等,因此实际上是揭露黑幕、营造舆论、查清真相的良好工具。我们以前已利用网络揭露了许多起学术腐败事件,这一次算得上是比较成功、充分地利用了网络这个工具的一次。

  外滩:很多参加甘事件讨论的人,也都是Blog。是不是网络的讨论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从传统的BBS隐蔽身份的讨论,升级为代表个人信誉的Blog行为。最终在网络上实现,真正的言论自由?

  方:所谓blog,是指网络日志,不过是一种网络发表方式。这一事件中,blog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我们刊登的揭发、评论,基本上都是通过电子邮件投稿或先在BBS上张贴,首先通过blog发表的几乎没有。绝大部分评论者都是化名发表的,也都隐蔽了身份。另外,blog也是可以隐蔽身份的。

  外滩:网络话语权的实力大增?如何利用这些网络话语权进行有效地监督?就是让更多的人,更负责的,更积极参与讨论?

  方:类似朱苏力事件这么热闹的事,在新语丝历史上发生过几次,像1999年率先在网上批发楞功,2000年揭露基因皇后2001年揭露核酸营养品,其持续的时间、参与的人数、形成的影响,都可与朱苏力事件相比。不过,以前这些事件因当时国内互联网还不够发达,主要是海外华人学者、学生参与,而这一次则是真正做到了里应外合,网络话语权的实力大增,主要体现在国内网民身上。怎么更好地利用网络话语权进行有效地监督呢?我提两条建议:一、要有更多的负责任的、有公信力的发表平台,靠一两个网站的支撑是难以打开局面的。中文网上许多舆论网站沦落为传播谣言、互相谩骂的场所,如何能有公信力?有的学术批评、学术打假网站,其管理员本身就造假,就是学术腐败分子,又如何让人信服?二、国内外网民要加强联系。国内许多学术腐败行为,利用的是国内外信息不对称,利用国人对国外情况的不了解而蒙人、骗人。如果这类欺骗行为能即时地被国外人士了解,国外人士的揭露又能即时地传回国内,那么就可以形成有效的打击。

  外滩:如何预计未来的网络言论发展,Blog是否会成为发展的主流?方老师将如何积极倡导网络的发展?

  方:我不认为Blog会成为网络的主流,正如日记不可能成为文学的主流。这种过于个人化的发表形式是难以形成广泛的影响的。不管采取什么发表方式,我希望评论者能够自律。网民在网络上享有最充分的言论自由,实际上不可能受到什么限制(在某个网站发表不了就去别的网站或干脆自己建网站),在这种情况下自律就显得更重要。批评与骂街的区别,舆论监督与谩骂发泄的区别,就在于评论者、监督者是否是抱着负责任的、理性的态度。当然不可能人人都自律,但是只要有一部分人自律就够了,在自由竞争中就会胜出,成为主导网络健康发展的力量。大家一起堕落才是可怕的事。

(本报2004114日,刊发《院士评选不拒绝高官企业家》一文,因为技术性的失误,将采访方舟子先生的观点,以某位知名学者的名义发表。《外滩画报》对此,向方舟子先生表示歉意!将在以后的工作中,避免发生类似事件。感谢方舟子先生对《外滩画报》的理解与支持。)

友荐云推荐
友荐云推荐